我所深爱之物,并不希望如夜莺的玫瑰一样的结局。
无论哪一个都是,梦的分割点。
等着转动。

翻翻旧图。

+

我要上天台。

+

《Tainted Love》

以前英语老师说,假如是入门练习听力,最好别看《老友记》,说俚语和口语太多,不是很适合语句的学习。

我觉得这位老师对英语的传播,还是挺上心的,还经常介绍一些外国电影,想想也是讽刺,那时大家认为外语是门高大上,现在的风气嘛。。。说多了会被请喝咖啡。

我非常庆幸自己在年轻的时候,接触了这类文化和媒体。

在最后一季,Chandler说了一句“where?”,在《La La Land》里面,两人分离的时候,同样问了这句话。

而这首曲子,则在两人第二次碰面,女主角开玩笑的点播了让男主角演奏。那时两人之间充满着火花和逗趣,谁也不知道,将来要去哪里。


+

6月

6月

看了WW电影,赖死了半个月,然后收拾东西去温泉。

原本我打算是6月上旬去,后来拖着拖着,刚好拖到了71,其实也没差,不过游客人真多。

中途特发奇想,顺便把一套刀男人拍了,其实我没什么想法,就怕我拖着拖着又不拍片了。算是半逼着自己要产出吧,拍完也算能对自己有个交代了。

当天还不算最热,海边城市就是好,到处都是风吹。我们几个就一路吃吃吃到了接驳站。

去到大概弄了一个钟头多,拍了一个钟头,三点半就回房间卸掉装备,然后蹦跶去了。

片子我有空再修。


带了娃娃们去拍照,所以它们的照片还比较多。

餐点都好吃,休息厅有免费的无限续杯。和上年一样,我又大半夜的去了泡温泉,我很喜...

+

制作记录——神奇女侠



有空就更一点小记录,和小教程。

上周去了SLO,出了一回女神。

这次是DC漫画里的神奇女侠,《炮火佳丽》其中的一个复古的版本。

原作的封面细节换了好几次,所以我选了最初期的版本来做。


衣服方面的缝制没啥说的,可以用拼贴做图案。

在布块先画好图案,然后在背后烫上布衬,再剪出来,缝上。

这个过程一定要有耐性,因为烫图过程还是很热的,小心被熨斗烫伤。

缝的过程,为了方便定位,用手缝几针固定,之后再拆掉。偷懒的也可以拿点胶水点几个位置,粘上稍微定位一下。但一定要用能溶于水洗掉、或者是干后柔软的胶水。

车上装饰线。


我喜欢立体多样的材质,所以裤子上的星星用了撞钉。在上面缝上了暗...

+

本丸记事11

我终于有大包平了。

肝得快要死,这种活动简直是苦役。


上次的活动是10万,我根本不可能来得及,也没钱【。】

这次的6万还比较划算,而且中途还能捞捞另一位大兄弟。

那句话怎么说来着——虽然你是傻的,但是主子和太爷爷爱你。

另一位大兄弟,我实在不懂怎么读这个名字,简称为速速剑好了。

活动太辛苦,家里的刀基本都升了几十级。。。。。


顺带一提,粘土人也出了,不买都不好意思说真爱。

幸好我家的冷门胜在够欧皇所以脸大。



之后来了一个诡异的活动。。。具体是啥我也没多玩,因为我在赶工。我也没赌出巴主任,脸黑。


我个人来说,认为非常尴尬的一次活动,竟然是送偶像...

+

我们身处的回转之轮——

来吧,请回忆起,绽放光辉的时刻。


所有一切都闪耀着,坠入爱河的时刻。


来吧,请回忆起,与梦境为伴的时刻。


来吧,请回忆起,心心相印的时刻。


这张照片是我6年前拍的,很偶然的一次机会,在8号线碰见了空无一人的车厢,广州的地铁,除非特殊的时间,特殊的班次,总是挤爆人。

我一个人坐了好几站,才有人登上了这卡车厢。

刚好当年,我出了企鹅罐的COS,就拿了这张做素材,以前的PS嘛,技术也就是那样。

眨眼就6年。

做了很多人生的大决定,与很多人分离,与更多的人相遇,其中经常被人评价我会影响他人的思想,直到现在,依然让我觉得很惊讶。用原作的话来说大概是:...


+

花与星星

以前,也不是很久以前,写过一个关于刀的小短篇,当时觉得那个命题很有趣。

于是我写了一个happy ending,故事的主角死了。

看了反馈,伤感,感动,以及迷惘。

那时还没有哪一把很确实说对主上有什么感情,现在的巴形可谓清兵入关——胸口有个勇。某种意义上他的确赢了。至少他证明了大家不再是ooc,恋爱嘛,该谈还是能谈的。

我没什么特意的设置,只是觉得那种环境下,走向分离是迟早的事情。或者很快,或者很突然,有时人并不是主动去选择结局,而是没法改变。

结果尽是他人事。

有时也会想写写一些相关的小短篇,写起来却觉得情感不如...
+

这几年做过的COS服装和配备。

有些自己参与制作的成分不多,有些没拍图等等,这些就不贴了。

早期我经常赶工,我不是专业出身,外行也不太懂,所以成品的效果嘛,凑合着拍照还成。

后来我就慢慢来,至少压力没那么大。。。积累了经验,做起来的速度也快很多。

材料是要不断接触,才能熟练的使用的,也会知道什么样的面料适合做什么东西,那些工具叫什么名字等等。不同效果的料子,拍照出来的效果非常不一样。思维也会广阔很多。

假发的修剪和造型也是自己完成的,修毛是最轻松的部分。

我大部分都是拍一套扔掉一套,现在大货的市场趋势,很多二手不好卖。

COSPLAY的定义我不会下,不过我个人认为,动手制作肯定是...

+

© 国王与夜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