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所深爱之物,并不希望如夜莺的玫瑰一样的结局。
无论哪一个都是,梦的分割点。
等着转动。

我平常组织文字最快最溜的时候,一是洗澡,二是临睡前。

偶尔是看电影的时候,包含在家看资源的时候,我特别喜欢看故事,各种各样的故事。

梗我倒是不怎么想,我想我的梦境连载已经够素材了。

我之前也在别的地方说过,我做梦的感觉很诡异。微博上有过一个关于梦境颜色的讨论,关于梦见黑白或什么颜色。

黑白的梦我也做过,像做粤语残片。没想象中那么恐怖。而且我也做过单色的梦,像镜头的色片滤镜。


像宇宙风暴的星空和粉色的墓地,还有很多五颜六色的东西,各种炸裂的色彩。我睡眠也有点问题,经常察觉自己在做梦,每次有梦中梦的时候,总要碾开一层新色调,像切换频道吧。。。有时会觉得现实中很难看到那么漂亮的颜色。

可惜我也不会画画,不知道是什么感受。

最直观的感觉,有点像这幅作品,图是在度娘找的。雷尼·马格里特的一幅画。




我小时候在想,他们是飞起来了,还是在坠落?

不过在梦里的话,根本没有“地面”的概念。



所以我的东西,大部分都是想到什么写什么。

评论

© 国王与夜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