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所深爱之物,并不希望如夜莺的玫瑰一样的结局。
无论哪一个都是,梦的分割点。
等着转动。

BLUE

开车的时候总是会被路上的植物卡主。

一开始是杂草,一碾就倒,然后是藤蔓,没办法了换成了摩托车,开快一点颠簸一下就抛过去了。现在是变成地面的水泥也覆盖了厚厚的一层落叶,路况不好判断。

冬天没出门,他在家里的仓库,把家里的旧货车改装,今天是春天来临后,第一次上路的日子。

青年开着他那破旧的货车,进城买东西去。

路况比他想象中的更糟糕,融雪的积水把本来就破损的地面弄到坑坑洼洼,一不留神,车轮就卡在泥巴里,只好下车推一把。青年想了下,脱掉鞋子丢到车厢背后,光脚插到水里。“没想到这么深”——他慢慢的绕到车背后,脚底踩到了一个圆滑的东西,好奇的捞了起来,污浊的玻璃球,擦擦沾染的泥巴,在阳光下变回了彩色。

“带回。。。”

“那是我的东西!我的!堕天使的东西也敢偷!”

从树丛冒出的男子,稍长的头发粘着好多树叶,和漂亮的脸蛋不相符的是衣服上粘着泥巴,看得出本来是白色的外套,现在已经变成斑点狗一样灰色点点,他想走过来夺回青年手上的玻璃球,却迈开一步就滑下了水坑,立刻捉紧树丛保持平衡,滑稽的模样让青年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“不要只顾着笑来救救我啊!”

“好好好。”他不紧不慢地弯腰,把裤脚卷起来,再迈开了脚过去拉他一把。

“你……是人类?”

“啊,当然是人类。”

他对这个提问感到不安,却不想深究下去,补充了一句。

 “我是这个镇上最后的人类。还活着啦。”说完他把玻璃球往袖子再擦了擦,递给了这名奇怪的男子。脖颈挂着的十字架链子,随着动作从衣领甩了出来。

被树头漏下的阳光折射得闪闪发亮。


男子看见了青年胸前闪烁的银光。

没有伸出手去接。





几年前的一个脑洞,当年想写成一个短篇,受到《横滨阿尔法》和那年的一个天文相关的新闻启发,大概是近未来,海水大面积上升淹没陆地的故事。

不过如你所见,只有一个零散的、不通顺的开头,我就没写下去。

青年是Jason,而半路出现的男子是Dick。


大概是因为,这真是不太治愈的故事,没必要让人膈应了,也可能是我觉得人年纪大了,大家都爱吃糖,刀子磨少一把是一把。但已经过了几年,具体为什么不写,我已经忘记了理由。


有名男子,没有跟着其他人离开地球,他选择了留下。

我经常觉得,人假如因为孤独,会做出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评论
热度(4)

© 国王与夜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