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所深爱之物,并不希望如夜莺的玫瑰一样的结局。
无论哪一个都是,梦的分割点。
等着转动。

花与星星

以前,也不是很久以前,写过一个关于刀的小短篇,当时觉得那个命题很有趣。

于是我写了一个happy ending,故事的主角死了。

看了反馈,伤感,感动,以及迷惘。

那时还没有哪一把很确实说对主上有什么感情,现在的巴形可谓清兵入关——胸口有个勇。某种意义上他的确赢了。至少他证明了大家不再是ooc,恋爱嘛,该谈还是能谈的。



我没什么特意的设置,只是觉得那种环境下,走向分离是迟早的事情。或者很快,或者很突然,有时人并不是主动去选择结局,而是没法改变。







结果尽是他人事。




有时也会想写写一些相关的小短篇,写起来却觉得情感不如以前了。

最近看到的一首诗,大概也点题了。



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

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评论
热度(1)

© 国王与夜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