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所深爱之物,并不希望如夜莺的玫瑰一样的结局。
无论哪一个都是,梦的分割点。
等着转动。

本丸记事12

没空加墙了,半年没肝过游戏。看到首页炸了,还以为什么大事,结果是打刀开始极化了。


不谈肝游戏记录了。


我来谈谈最近极化的事情。


关于大和守安定。


我想每个审神者对他的喜好,理解都不太一样。一千个人心目中有一千零一个安定,也有一千零二个冲田总司。


但在游戏的设定里,安定的心目中,只有一个总司。


以前关于审神者和前主的关系讨论,我都是很严谨的,前者是个人观念,后者是真实的过往。假如把自己和历史人物比,也太吹牛逼了。


当然对于游戏这种二设的虚拟不要太介怀了。


审神者和刀,我的态度是“上司和工作人员”,你是一个本丸的老板,你可以吩咐他们干活,也可以有很棒的企业文化和情感,却不能强求他们的感情。老板再喜欢员工,也不能耍流氓吧,假如刀喜欢了主人,那就是办公室恋情了。


一般会很惨,现实来讲。


还他妈是个越权的。




前主和刀,更像是父母和子女,或者说很像动物界里的情形:初生的幼儿会把一开始看见的动物当成父母,又或是“父母”的代表。对他们来说,这是一种温暖的依靠与陪伴。


人不仅是只有恋爱的情愫,有时人会很单纯的,喜欢那些能支撑他们的人,可能是仰慕,崇拜,安慰。像大冬天,吃下了一个热包子,满心的欢喜,说不出什么理由。


我理解前主对刀们来说,大部分是这样的感情集合体,而且前主们陪伴着刀们,走过了历史的长流,有的如巨树扎根时代,流转一生,有的如天鹅划过湖面,瞬间而去,却同样带给付丧神们珍贵的记忆。


可能总司和安定,就是那样,时间不长,足以跨过一切。


至于他会不会喜欢上其他人,他会啊,但是总司是特别的,这不矛盾。


前主们留给他们的东西,也促成了刀们的性格和立场,促使他们去思考,生而为人,和作为武器有什么不一样。


假如你把他当成自己的珍宝,凭什么他不可以是谁的宝贝,他又为什么不能去把别人当成心中的宝物,你们让他有了心,但又不允许他去爱人,真是很奇怪。


我很记得看《magi》的时候,校园篇里面阿拉丁说的话,校长把小女孩玛露迦送给了喜欢她的缇特斯,缇特斯认为这是校长仁慈的表现。这一举动让阿拉丁感觉奇怪。后面才明白,阿拉丁认为那不是善良,因为校长把普通人类的玛露迦当成了物品、当成了宠物,从头到尾她是很被动的,只是因为缇特斯刚好喜欢她,才免于死亡的下场,换成其他人,估计也一样。


那一段动画表现得非常好,假如被我绕晕了,可以去找来看。


我不想安定和其他刀,处于一种被动的地位,作为个体的存在,有自己的思想和行动力,真的很好。

可能我心比较宽,我对什么NTR没啥感知,和死人比拼爱意是不可能的,死人永远会胜利,他们成了一种理念,没有实体,也不会再犯错了。更何况总司是我很喜欢的角色,当年薄樱鬼的痛啊。。。我基本是和安定一阵线的。




【真希望我们还有时间】




最后假如觉得扎眼,大可以不要送去极化,就让安定依然是安定,而不是察觉到未亡人的安定。我想很多刀能代替战斗力,130地狱还不够多么。


像老母鸡一样看着他们吧,连审神者都不喜欢的刀,那他们在这个时代,也没什么能依靠的了。





评论
热度(3)

© 国王与夜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