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所深爱之物,并不希望如夜莺的玫瑰一样的结局。
无论哪一个都是,梦的分割点。
等着转动。

羊与羊




永远等不来的婚礼,到最后也没救赎。

剩下活着的人在追忆。

《ノケモノと花嫁/异端者与新娘》


以前我出过这部作品的COS,近期关于羊角兽的揭露和一些事件,让我再一次想起这部作品。查了一下,因为《kera》的变动,可以说是腰斩了。

省略了几十话的剧情,给了一个含糊的结局。

我给没看过的人顺理一下剧情,断断续续的连载了很多年,都记不清了。


联动前面的剧情,可以猜测到,女主角也是家暴(儿童暴力)的受害者,而且和母亲一样,没有幸运的活下来,具体没怎么描述,大概是涉及到鬼父的情节了。警官,父亲,女主的妈妈,三人是旧相识,父亲是个富有而漂亮的人,当年警官对妈妈嫁给这个男人抱有疑虑,却没想到她会死于家庭暴力(也可能是患病)。她留下的女儿,成了父亲对妻子的“迷恋”。

多年后在追查各种诡异的案件后,发现了一系列的联系。

涉及到男主角的部分,比较魔幻,综合来看,男主角更像一个“死神代理人”,他的工作是在一个非人间,给受到残害的孩子火化。有时可能还会到快死的孩子身边,给他们做引路人。

关于里面的动物代号——

反抗协会里的孩子有了一个动物的外号,大人是没有的【特殊例子是麋鹿,他更年长却占有了一个名额】。协会的成员居然也和女主的父亲有点牵连,故事没讲怎么回事,也不曾交代死后的孩子如何得到各种超能力,也可能是亡魂,也可能是一种梦境的实化。

女主角曾在年幼的时候去找过一个男孩子玩,吃了闭门羹,他受到母亲虐待不能出门。男孩濒死前的幻想里,想象自己是个正常上学的孩子,遇见了准备把他带走的男主角,用女主角的形象,幻想出了另一位“学校的同学”。女主角成了隔壁班的同学。

这位可怜的男孩被杀死后,就成了兔河银这个形象,把幻象,留在身边成为他的女仆。

至于死后他为什么依然坐着轮椅,生前被砍掉肢体死的,他选择记住这个事情。

早期男主角的称号被称为“麒麟”,是现实里没有的动物,也暗示了他和其他孩子不同,他有着神奇的能力,能把“亡魂”燃烧至虚无,即使被分裂也能拼合。

后来和兔河银一起把其他转化来的孩子,组成了协会“燃烧的长颈鹿”,进行了“改革”,猎杀大人。

故事没有详细交代男主角与女主角的相识过程,也没啥时间线,大概是女主角也不幸遭难,死后与他相遇。在进行死神工作的他,因为女主角的温柔,对她一见钟情,并提出了结婚。

结婚在本作是个很模糊的概念。

这一举动像暗示了男主角不再是“孩童”,惹怒了其他成员,协会要抓住异端者,男主角的名号也从麒麟变成了熊,和女主角踏上了为了结婚的逃命之旅。也一路揭露了,关于成员的生前,世界扭曲的原因等等。

漫画的最后一话,是作为活人的警官,与女主角的见面,女主角依然是准备成为某人的新娘,却消失不见,没有交代男主角如何,也没有交代作为活人的警官,是怎么能干预了几次事件的发展、看见了传说中的女主角真身。

警官当初喜欢着女主的母亲,也没在前面接触过女主角,而这种结局很奇怪,到底男主角是哪个人,或是谁的化身,突然又变得很迷离。

然后他到了墓前,独自一人。


既然腰斩了,也没法说得更准确。

http://reikalaph.lofter.com/post/248a99_26deb2e

一些漫画的核心片段戳上面。


这是几原邦彦对社会儿童问题的一个故事,一层又一层的梦境,大部分是很幻想系的,充斥着大量的提示。例如被父母抛弃、暴力对待等问题,社会上受到残害的孩童,比想象中的都要多。早前日方做了一部纪录片,B站也有,里面很多案例让人心寒。

父母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爱你。

这是我一直探讨的话题,有人说我这说法很无良,没有良心,父母怎么会不爱你呢?那我反过来问,子女就不会爱父母吗?总有人认为子女必须爱父母,即使他们失格?事实上是有人活在爱里面,有人在痛苦中挣扎。

我个人来说,不喜欢孩子,所以不会想要养育下一代,不敢对他人的一生负责。可我认为那些做了父母的人,却不负责甚至伤害他们,很无耻。

关于工作上接触的案例,不便透露,可我想到的比喻是:焚化炉。


你们以为羊角兽的存在很遥远,可我说,假如有个集中营能帮他们处理掉不满意的儿童,大概会收到堪比双11一般的订单量。恨不得一把火烧掉。他们不是真傻,他们能活得比我们年长,自然也是有点社会适应能力的,谁真的被骗,谁是把心一横,当局者看不清,可骗不到局外人。

控制不了的,扔掉心不烦,不能扔啊,那就死于意外就好啦。

即使不是亲生的,例如收养,也有人养到中途因为不满意子女,所以想提出抛弃的。

真麻烦啊,烦。

这是我工作的体会。


有些父母很好,可一些父母很失责,养育下一代需要一生做赌注,孩子是筹码,别以为自己不会被抛股,或者赌客从头到尾也想着翻盘而已。

目前现在的规定比较奇,很多人问过我,假如父母对子女失格,那么能断绝关系吗。

不能,与年龄无关,不能,你未满成年不能办理法律事务,也有很多孩子没等到成年有能力,就弄疯弄残了。

最简单的方式是自己独立购房,迁户,躲得远远的不被找到,否则万一他们老了,还有人挖你回去负责养老。

可不是说他们对当年的自己不好吗?凭什么不养他们却算自己有罪?

不为什么,这是一个很大的漏洞,即使你跑远了,他们也能申请当个孤gua,靠zf养老,所以才那么多人养儿防老啊。

当然,你有权选择爱他们,去消化很多东西,却不能勉强他们反过来,我们没有能力让其他人对于自己给予爱。我们不懂魔法,不懂那么超凡的难题如何解决。

听着挺绝望的,我也不是鼓吹大家反叛,该包容的得包容一下,该吵架的多吵架,但记得为和好做点努力。可真遇到了不幸,别那么死心眼,得放开好好过自己的人生。有些孩子受不了这个坎,真的疯了,走向了不归路。

可有谁能轻易受得了呢,一片真心【哔】了狗,更何况是没依没靠的年轻辈。连跑出去也不知道能去哪里。

血缘是生物上的,可爱你的人,什么关系都没所谓。爱就是爱,对你坏的人会让你伤心难受,爱你的人会想你为什么会难受。扩大来说,人际关系也一样,能让你为难的人,一定不在意你为难。

很多人问过我关于父母关系的鸡汤,我也不是个及格的成人,一口气写完了,希望看完后的人可以顺顺气。







评论
热度(6)
  1. 王归一国王与夜莺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国王与夜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