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所深爱之物,并不希望如夜莺的玫瑰一样的结局。
无论哪一个都是,梦的分割点。
等着转动。

比惨大会

无论是什么样的范畴,我都很不喜欢靠卖惨作安利的。

特别是祥林嫂那种任何时候都提及这个角色,这个人,这个作品,有怎么怎么难过的苦难,有着怎么悲惨的人生,然后再来问你:

“你是不是觉得TA很厉害?”


我非常无语的一种逻辑。

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风气,我从不认为惨是什么情怀卖点,还是说很多人并没有体验过人生百态,在无病呻吟地憧憬一种苦难的状态,好像用痛感来表现自我的悲怆和同情心?

说真的,假如要看凄惨的人物和故事,我建议去看看那些众筹或者医院的页面,里面很多家庭的确惨,急需要别人的同情和帮助。

哪里不对呢?

我一直认为一份好安利,应该是让人感觉到内容的优秀,让人觉得“哇我看了这个人觉得TA真不错。”因为你们只懂得看到对方的软肋,却没看见对方的挣扎和努力。我喜欢过很多墙头和作品,故事的主调都是虐的,一些角色甚至没有好下场,我喜欢的是他们在艰难环境下的坚强,过人的拼搏和强大的精神力。这才是卖点,这才是值得卖安利的地方。

而且同理心缺失也是很大的误区。我认为在不同的设定,不同的立场上,根本没有所谓“最惨”的比赛。这让我想起了《MAGI》一集,一个角色说起了自己的悲惨童年,另一个角色也说了起来,然后主角群都说完了,最后来个全死绝的,大家都在说,“原来大家都不容易啊”。

这只是个调侃,实际上作品不可能 出现什么“比惨大赛”,假如故事让人产生这样的错觉,会让我觉得作者不太会编故事,把讨论全一次倒完。

贫困小朋友期待了一周的雪糕,被人撞倒掉在地上,那对他来说已经很大的悲伤。

爱妻的病逝对丈夫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,让他无法振作,这也是很大的悲伤。

两者无法比较,也不应该比较,拿人的情感做比较,本身就是很诡异的事情。卖惨第一名又如何,诺贝尔文学奖并没有最惨这个奖项。

评论

© 国王与夜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