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所深爱之物,并不希望如夜莺的玫瑰一样的结局。
无论哪一个都是,梦的分割点。
等着转动。

《嗚呼、素晴らしきニャン生》


对刀男人的新角色心情复杂,各种意义上的复杂,

再次感受到官方的恶意。

让我过渡个时间到实装也差不多。毕竟刀生无辜,刀生只有一次,

哪一把都想被爱啊,狠狠的抓住主人的爱。

不然这比猫咪更灵活的身体可是如铁锈一样捏碎无能了啊。


欢迎新人,带头鼓掌。

评论

© 国王与夜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