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所深爱之物,并不希望如夜莺的玫瑰一样的结局。
无论哪一个都是,梦的分割点。
等着转动。

本丸记事【】

小夜今天第一次参加生日会。
自己的生日会要做什么,小小的少年不知道,捏了下留海,又低头看了下鞋子。远远的躲在路口,看着街口的店前堆满了蓝色鲜花。
【小夜生日会】大大的牌子写了包场,差点被花朵和气球装饰淹没。已经看不出门面原貌,不知道的人还不知道原是家复古的咖啡店。
“总觉得……很奇怪。”“不奇怪,就是装饰的小鸡气球换成兔子好点。”
江雪牵着弟弟的手,示意要走过去,后面的宗三笑着跟上去,抱着大大的一袋东西,袋口冒出了粉色的丝带。

江雪换了一套常服,白衣灰裤子,和平常院里的僧侣打扮轻快了很多。即使在夏日,特意换了常服,他也透出一份凉。


“哇哇小夜你来啦!”“生日快乐!”“海盗叔叔说有好多东西吃哦!”
推门而进的三兄弟立刻被店里的小伙伴围上。
泽木、小兰、杏子……小夜忐忑的扫视数了一下,派出请帖的同学都有来。缓缓的松了一口气,小脑袋似懂非懂的点头应和着他们,哥哥们帮忙接住了礼物和吃的。
“……叔……叔?!”在吧台分饮料的烛台切苦笑,“呐呐我看上去那么不帅气?”默默派着三明治,穿着侍应服的少年没回头,“你在小孩眼中,是。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小俱利酱补刀好恨!”大笑完,鹤丸顺手又往手上摆盘偷吃了一块曲奇,他的侍应服今天特别奇怪,原本的白衬衫上夹满了各种小鸡,粘着鲜艳的小花,明明自己不是主角,却早早戴好了庆祝的三角小帽。和俊朗的外形不符,穿的像搞笑艺人一样。
“你的喜好还是那么自成一格。”江雪看了下小夜,又看着他。

“这是我的自信之作!吓到了吗?!” 白发青年自顾自的给面前的人戴上了一朵波斯菊,交织在水色长发上。

店内靠墙另一角的大圆桌,粟田口的兄弟们早就到来了,开着小茶会,看起来并不是特别能融入店内其他小朋友玩圈。

“小朋友就是爱瞎闹。”把用剩的花朵编织着打发时光,乱看了下围着小夜与小夜的扎堆们,不忘从包包掏出了梳子又打理起自己的长发。

原本看书的药研抬头,“人家是真的小孩子,这样说话被哥哥听到要说教哦。”

切~乱把头一扬,撒娇似的挽起了旁座的骨喰,少年则是腾出了另一只手喝起了茶。目无表情的想起隔壁的兄弟,鲶尾和他们也是闹腾。

“我也想。。。和他们玩。”胆小的五虎退坐在了桌子的最里面,却一直探头看着喧闹的另一边。

“去吧,反正离开始也还有很长的时间。”厚只想着快点开始吃,拼命塞了好多糖果进嘴。

秋田和五虎退得到哥哥们的点头后,拉着双子跑去了小伙伴的堆,一会就混成了一片。

人类的孩子吗。。。药研放下了眼镜,看着那堆外貌和自己没什么差别的孩子们。


其余的人也陆续的到来,下班的一期捧着一扎花,推门进的时候,被小女孩们大叫“来了个王子啊!”惹得其余人员捧腹大笑。陆奥带来的是零食大礼包,被宗三批评不够创意。

岩融带来的礼物小熊太大,进门差点勾住了装饰,一旁的今剑死活的帮忙撩开花朵,勉强塞了进门框。疯狂飙车的石切丸,竟然比预期还要早到,来到又是一股笑声和掌声,一旁打赌的狮子王和泉守为首们,输的一半要准备待会惩罚大演唱了。店里逐渐的满了人,闹的太欢,次郎差点想在酒柜拿出酒来开。不行哦,小孩子的生日聚会,让你们发酒疯就惨了,帮忙分餐具的歌仙和太郎阻止了。

“小夜认识好多人呢。”“嗯嗯,都是我。。。和哥哥们的朋友。”“呐呐小夜,那个哥哥也是吗?”指着在尝马卡龙的美丽青年,双眼的月牙对小孩子们太稀奇了。女孩子们都忍不住多看几眼。

呀咧呀咧,不好办啊,那和我一起吃点心吧哈哈哈。优哉游哉的帮她们拉开了凳子,摆上了点心,小女孩们欢喜雀跃。

从下午闹腾到黄昏,等着一位又一位的到来,放的礼物桌子越发成了个小山,放不下再拖了一张桌子拼上。

就等最后一位人员赴约了。








最后一位,山姥切也到了,带着一个礼盒。



人齐后正式开始了生日会,不得不感叹烛台切的手艺,漂亮的大蛋糕,8支的蜡烛点亮。大家围着小夜,小夜在烛光前期待万分。

曾经从书本上看过,吹蜡烛前要先许愿,小夜想了一下,一口气吹熄了。

生日快乐小夜,8岁了呢。

输掉的人已经唱起了奇奇怪怪的走调生日歌,弹着那走调的钢琴,莺丸被他们的歌声引的笑着,说想录下给公干中的大包平听。

忙着吃,忙着收拾,8点过后,同学们陆续被家长们带回,“再见了啊小夜,周一见。”

剩下小夜,小夜的哥哥们,和小夜的“朋友们”。

“好!小朋友们走了!我们可以继续喝!”日本号冲进吧台,二话不说翻起了酒柜里的酒。

“对呢庆祝,我记得长谷部有瓶好东西放在厨房的木箱藏着,去找找。”宗三也跟着走去翻东西了。

等烛台切收拾完餐桌发现的时候,连鹤丸都开起了香槟塔了。。。喂明天我们还要正常营业的啊。。。投降一样自己也拿一杯喝了。

闹闹腾腾的一群人,看上去只有颜值比较高,玩得很疯这些比较特别,看上去和常人没什么不一样。

无论是青年择业工作投身社会,还是打着学生名义其实混日的少年们,这些年都已经融入了现世的生活。


小夜记得自己不是8岁,却不知道自己的生日。他们说生日是审神者写的数字,每把刀的藏盒内都写了日期和一些东西,【birthday】——博多说那是洋人的生日说法,索性大家把这个当成生日,谎报资料也好编。

按照在现世醒来的日子算,的确是第八年了。

江雪哥哥却说,他已经是“30岁”。

由弟弟的生日聚会变成了狂欢酒会,江雪一脸【我就知道】的黑线,绕开想拉着他喝酒的山伏,走到正在看礼物堆的弟弟那里。“今天过的开心吗?”缠着佛珠的手,轻轻的放在了弟弟的肩膀上。

“很开心,我第一次参加,原来人类诞生的时候好多人会高兴。。。”小夜看了下哥哥,又忍不住看了下山姥切带来的礼盒,江雪伸手递下来给他,示意让他拆开。

打开后,是一套漂亮的洋服套装,帽子的里面,海蓝色线绣着“小夜”。拿出来看,帽檐掉出了一张卡片,不知道是谁的字迹。

生日快乐。点缀着简笔一朵朵小花,金色的墨水有些褪色。

江雪捡起了卡片,默默的放回了礼盒里。


“小夜你的生日愿望许的是?”


“我想再见见主人。”








来自我喜欢的一位作者的命题。@Tomorrow  

玩游戏初期曾有过一些脑洞,刚好能碰上,所以我就写了有生之年第一篇同人。。。写的很像我平常记录日志,也想不出什么文章技巧了,我的文笔一直很差,尽量浅白,大家能看懂我写什么就很好了。

结果写着写着有点长,不想太跑题,后面有些说明和附带梗说明|||接下来的发展我分开一点写。有空慢慢补完。


第一篇的灵感来自rootfive的《Love Flower》。







评论(2)
热度(11)

© 国王与夜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