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所深爱之物,并不希望如夜莺的玫瑰一样的结局。
无论哪一个都是,梦的分割点。
等着转动。

6


很早以前,我就觉得我的社交圈很奇妙。

那个啥, 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,六度分隔原理。

或者我哪天的吐槽,就会飙到不知道哪个地方哪个人那里。


我不相信什么保密的,没有人会有这种要求,除非有人拿着枪指着他的傻瓜脑袋。所以我一直坚持,既然我说得出口=我不介意传播甚至被议论的观点。你听听八卦,也会成为他人的八卦。

人啊,全是他人的走马灯剪影而已。


不过有些事情,有时我也没法找到啥能讲的地方,例如糟心的事情。


例如我,特反感的事情。


我能讲句粤语么:真系傻嗨到冇人有啊大佬。


希望几百年后人类能意识到,智障的行为和无聊的社交,并不能推进人类迈向宇宙探索的进程。

或者人类也活不到那时候,谁知道。


死线前我总是特别的烦躁。







评论

© 国王与夜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