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所深爱之物,并不希望如夜莺的玫瑰一样的结局。
无论哪一个都是,梦的分割点。
等着转动。

最近我发现了一个事,那就是被线割到,原来非常痛。
自认为是个耐痛力比较强的人,我从小的体质就有点差,所以各种病带来的痛也是体验过。例如严重的头痛,手术和各种伤,也试过在制作途中被工具伤到,钉到手指之类的。有一种痛叫经痛,我想很多女孩子也体验过,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。
但是这些在对比起被线割到,可能疼痛级别都不在同一个范畴。
有天我在裁剪布料,一些布料是可以剪了一个口子,然后撕开的。然后我就那样做了,剪开,之后开始撕扯两半,快到尽头的时候,一根被一直拉扯的线反弹,从我的指间快速地回滑,和割刀差不多。
我当时甚至瞬间怀疑,自己的手指是不是被割开分了家,我要大半夜去急救室了。如果容嬷嬷扎手指的痛让人哭天抢地,那么这一下,可能是十倍以上。疼,除了疼我也想象不出什么话。然后我立刻看看自己的手伤口有多大。
可是,什么外伤都没有。
没有想象的被切开,甚至连皮都没破。什么痕迹都没有。明明刚才痛得让人一秒去世。
但是什么都没有,我原本以为是一次幸运。
直到同一周内,我又被相同的情况割了一回,依然疼得喊上帝,依然可怕得像手指断掉,依然吓得我快速查看伤势。只是同样,没有伤口,没有留痕。
原来这种疼,本来就不会有【证据】留下。
我体验到了,就像其他痛苦,有些是能展示给人看的,有些是没有迹象,可依旧,把你伤得非常深。你疼的哇哇大喊,旁人急着跑来,一看,什么伤都没有,什么呀你就是吹得夸张。
还有精神上的创伤,我想就算不割自己的手指,也是非常疼的,甚至没法说明。
希望别再割多那么几次,真的太疼了,再割我也想不出更深的话。
评论
热度(1)

© 国王与夜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