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所深爱之物,并不希望如夜莺的玫瑰一样的结局。
无论哪一个都是,梦的分割点。
等着转动。

布偶

记得有人和我说,看到一个皮卡丘布娃娃,送到山区的困难小朋友家里了,她指着报纸上的图片给我看。
的确是个布娃娃。
我家也有一个,一模一样,不是什么正品,别人拿到送来的,大概是市面流通的大货。
然后过了很久,我在网上看新闻,估计大家也有印象,之前那宗特别凄惨的杀人案,被害者中了多刀,没有全尸。
我一看,记者采访他们家人的身后事,照片里是一个破旧的房子,几个行当,放着一个同样灰旧的布偶,儿子的小玩具。
一个皮卡丘。
我并不是想讲什么恐怖的诅咒传说。
证明这布偶挺畅销的,遍布大江南北啊。
同样的,我在wcs上,看见了一位标记乌拉圭的小伙子,cos的照片【其实就是在房间糊弄几下的自拍】背景放着一个天朝山寨的猫咪布偶,我特别记得这个产品,因为卖得很便宜,才10几块包邮,怎么传到世界的另一头……爸爸的影响力好厉害……
这些看似“低下”的小商品货,正因为更容易置入,流通到全世界,跟随不同的主人,见证不同的人生。
不同的事物对于不同的人来说,意义可能大不同。
我经常觉得,不好对别人的执着作评价,毕竟我不清楚人家发生过什么事。我能看到的,是别人愿意给外人看见的一面而已。
只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坎坷,总会让我思考很多事情。
评论
热度(1)

© 国王与夜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