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所深爱之物,并不希望如夜莺的玫瑰一样的结局。
无论哪一个都是,梦的分割点。
等着转动。

把工作辞了。

才发现已经又五年了。

虽然我经常发牢骚,但到最后,也没法说什么很复杂的总结。


朋友都形容的我工作,是“可怕又辛苦的工作”。

好像也是那么一回事。

温水泡青蛙。

这个工作,只要我愿意,那我一辈子也不用再找工作了,一直能到退休,可谓很多人的理想职业。

安稳也等于没法改变,也等于逆来顺受。

工作量很大,至少和收入不对等。

相对来讲,就代表了很多负面的事情,非常多,工作上的、人事上的,甚至是国家性的,多到能每天去逼呼写一个短篇时评,还不用编的,这些全是现实的故事。

性别歧视自然也不必说。

我可是看了好多,好多人生的背面啊。。。。。。

假如说有人会看到社会的正面,那我的工作就是面向社会的负面吧。人心有多黑,我到现在也没法说个尽。

之前和朋友聊天的时候,坐在茶店里,看着身影相仿的女孩子,也说着一句话:我们聊着的话题和氛围,完全不一样。

有段时间我的精神状态很差,也有一些时间身体不好,进过急救,暴毙是什么感受,我也能写一个经验。

并不是全是工作的错,而是觉得,我的生活陷入了一团糟。

很不开心,大家说我整个人都憔悴了。

像《大群》里有一集,男主角在吞磁带,我觉得那就是自己的感受。


现在只想休假一段时间,就是特么的,想停一下。





评论

© 国王与夜莺 | Powered by LOFTER